您的位置 首页 纪录片

杀马特我爱你百度云网盘资源下载及在线观看

杀马特我爱你

导演: 李一凡
主演: 罗福兴
类型: 纪录片
制片国家/地区: 中国大陆
语言: 汉语普通话
上映日期: 2019-12(广东时代美术馆)
片长: 125分钟
又名: 杀马特,我爱你 / Sha Ma Te I Love You / We Were Smart
IMDb: tt13809752

下载/观看影视:

杀马特我爱你剧情简介:


  2017年,李一凡开始拍摄杀马特。他从深圳开始,在深圳、广州、中山、惠州、重庆、贵阳、黔东南州、黔西南州、毕节、安顺、昆明、大理、玉溪、曲靖,以及红河州,共计完成杀马特采访67个,网络采访11个。在拍摄期间,李一凡又从杀马特和其他工人手中,通过直接购买手机视频等方式,收 集了工厂流水线及工人生活录像915段。

  这是一次详实且残酷的调查梳理行动。五颜六色的头发下面,李一凡重新检讨了城乡关系里,关于社会底层工人的生存代价和权利困境的根源。当越来越多的杀马特消失在人们视线里,而曾经或依旧是流水线工人的他们,和今天仍然不断涌入城市的打工者一样,依然面临着实质上的权利不平等,依旧笼罩在制度性排斥的阴影里。

  杀马特音译自英语“smart”一词,泛指一种中国城市年轻工人中曾经风靡一时的亚文化潮流,以夸张而廉价的服饰、发型著称。艺术家、纪录片导演李一凡花费数年时间实地接触和研究“杀马特”群体,最终用访谈和工厂场景创作出一部长片,并在展览现场用数百部二手手机播放购买自工人自拍的生产场景。

  李一凡将展览视为一次让美术馆观众看到另外一个社群的机会,在长片中他借用年轻工人的陈述,描绘出杀马特形成的条件、变化,及如何在舆论暴力下走向式微。在项目中,他始终是以无知者的角色进入,随后逐渐发现杀马特的遭遇,来自于年轻工人的孤立处境和与城市主流生活之间的疏离,并把项目看作是对杀马特一词祛魅化的过程。这与他一贯的立场保持一致,即认为在中国的现状下,艺术创作应当基于对社会生活的直接体感,才能因现实本身的超越性,获得足够的创造力。

杀马特我爱你评价:

  • 内陆飞鱼:题材好,切入扎实,素材充足,很多人只看到了杀马特的猎奇外形,没看到杀马特的卑微人生,看似坚固的外壳下面是脆弱的心,让他们讲讲自己的故事多好。其实,无论是杀马特还是三和大神,他们都是大时代的有伤青年,急速的城市化进程中的弃子或浪子。罗福兴的快手签名档:审美的自由是一切自由的起点。
  • 白斬糖:一部中国特色的无产阶级电影,一篇事出有因、事无巨细的社会学博士论文,一部其声势之浩大,情绪之理所当然,时代根基之深厚堪比“嬉皮士”的群体运动相册。它久违地提醒了我们自己的每一只碗,每一瓶沐浴露,每一块瓶盖,打出的每一行字背后都有一个名叫剥削的故事,而不用这样的方式,这些故事永远都到不了我们耳边。“存在感不够,装逼来凑”,谈的又何止是头发,还是这个钟爱哗众取宠的国家里的每一只刺猬。直立的头发和一个故作高深的豆瓣人设又有何不同呢?不知道若是未来的一天豆瓣死后,会不会有人为此做纪念,意识到这是相似的,绝望的呐喊。
    中国的生产线连接着整个世界,“杀马特”不应该仅仅只是国政独自的未解之谜,还应该被世界的每一双眼看见。
  • Kur. Michael:身体从来都是权力的场域。
    Proletarians唯一拥有的是他们的身体,但也从来没有真正地拥有他们的身体。
  • 猫伯爵:巨大压抑的出口只有搞搞发型,却依旧能被无情地打压。中国太大了,如果不是有这样地纪录片,永远只能看到针尖大小地画面,他们与繁荣昌盛共存,但又永远无法与繁荣昌盛实现交集。
  • Adieudusk惜誦:非常好!人物和故事感人。有两点我印象突出,一是我发现杀马特们讲述的时候语言非常好,汉语很少给我这么清晰、有表达力的感觉;二是这个片子的剪辑太棒了。准备再看几遍。
  • 烤芬:想起小学和初中流行的QQ空间和一些文具、贴纸风格,作为城市小孩似乎也感受过杀马特文化荡出来的涟漪的最外围。这是一种多么稚嫩原发的反抗,直面流水线工作对生理和心理需求最大程度的规训与惩罚、直面被打散的社群和被掏空的梦想、直面达尔文主义的社会秩序,乌托邦不需要理论基础,只需要人与人之间短暂、真实的链接。虽然内里的异性恋中心逻辑根深蒂固,却又何尝不是一种对transient migration的queering,直播影像里频繁出现的假发、行李箱、摩托车等道具正是这种长久悬浮的状态,杀马特则是对这种状态的装扮和扩音。本片的摄制好在既是徒劳地企图纪录一些已经消失的、被主流无情侵略和收编的东西,同时并没有磨灭它的潜力,而是发出清晰的本真的声音。
  • 康堤:涉及的层面实在太丰富了。我最感兴趣的地方是,最早形成杀马特的目的是,取悦自己威慑他人,在经过大众绞杀和直播兴起之后,变成了取悦他人获得经济收入,人再次工具化,就连之前的社群感也完全被网络打散了。
  • Sarcophagus:和三和大神搭配看可以,联系什么英国青年亚文化研究可就太sb了。彩色铸就单色的辉煌,也会消解单色的堂皇。恸哭之后深知自己毫无资格恸哭,只能说,假如重回2008-2012珠三角城中村夜宵摊,我会请楼上溜冰场出来的你们喝一瓶,虽然大概率彼此内心满怀自卑与不屑。
  • 工凡:之前看到好多文章都停留在审美(某种意义上是审丑)的层面上讲杀马特,但杀马特的前史被抹去了。杀马特作为一种风格的流行和残酷、枯燥、掠夺性的工厂生活互为线索,“好想我的头发像风吹扬带我飞翔飞过工厂的高墙”,高高梳起的头发代表始终想要确认和寻找的主体性、价值认同和群体间的互助、联结。915段工厂流水线和工人生活录像的记录是残酷的,我们意识到我们可能作为掠夺者,作为生产链条上剥削的参与者,也在某个瞬间意识到「他们」就是「我们」。

    导演为杀马特作为主体的叙述留下了足够的空间,也提供了从兴起到式微的发展脉络,但仍然没想明白2012年对杀马特的围剿是如何发生的,这种追问和当下许多现实问题相关联;而再到2018年,杀马特再次走入主流视野,意涵发生了变化,内部有了割裂,但管控的那个主体更加蛮横,也更加难以抵抗。

  • Saltimbanques:可以跟三和大神的那个纪录片放在一起看,背后凸显的城乡关系、留守儿童、工业异化等问题有很多相似之处。对其中一位被访说的话印象深刻,杀马特其实是一种伤感,我们的不正常是你的正常。看似夸张浮华的发型,背后却是一种受损的主体性。通过对身体某一部分的把玩,主体在自身内部寻找了一种解脱,而向外则是各种阻碍。结尾的歌好听又很伤感, “好想我的头发像孔雀一样 带我飞翔 飞过工厂的高墙”。
  • 老珂:相信每个好好看完这部纪录片的观众,对杀马特群体都有一番全新认知。学历不高,来自农村,早早辍学混迹社会(工厂),俨然一群时代弃儿,这是杀马特的几个共同点。他们外表的癫狂,是内心故意逃离这个社会,故意划出一个圈圈,把自己跟社会做自我隔离,抱团取暖,在那一刻他们才找到各自的身份认同。感谢这部难能可贵的纪录片,才真正走近并了解了这个群体。套用摄影界一句名言:如果你拍的不够好,因为你走的不够近。
  • 哼哼.floweray:几十几百的杀马特造型和几万十几万的医美整形网红没有本质差别,都是时代的弄潮儿,都终会是时代的弃子。
    用现在的话说,坐标浦东喝着咖啡吃着简餐的996和身在三和喝着大水吃着挂壁面的大神都是资本的打工人。
  • Pierre Douce:感慨,非常感谢李一凡能拍这个主题。杀马特只是网上被黑的对象,但没什么人去关注其产生的真正原因以及人群,根据此片,大部分为十几岁去沿海地区打工的留守儿童(中西部农村最多),不仅情感缺失,因为年纪小就进工厂这样封闭的环境,其实社会经验和文化知识都非常不足,在社区和群被黑以后就迅速瓦解正是由于这样的原因。真正的杀马特自嘿不具有攻击性,伪装的杀马特会制作黑杀马特的视频。
  • 晚不安:口述史加收集的照片和视频,是不得已而为之的形式,因为从历史和现实的因素看,都没有进入第一现场的渠道。结构是平滑的,循序渐进,涌出的鲜活细节汇聚,最后漫过认知的傲慢堤坝。对面的他,已经把头发剪短,染黑,也许还留一点没褪尽的颜色。也许你用鄙夷的眼光看过他,但如果你可以坐下来,花两个小时听他谈谈,会发现,他也孤独,渴望被关心,渴望有朋友,渴望有一个安静的角落。那些年的战斗,是拒绝理解的人们佯装正义,铲除异己。而非主流,他们早早地和我们站在河岸的同一侧。
  • 竺兀:19楼下,就是一片建筑工地。收集来的音频和视频通过一根根充电线在墙壁上玻璃上循环播放,背景就是大片的工地和灰暗的天空,这个地址选得真是太适合。看完展览去到播放影片的展厅,洞见自己的偏见和冷漠,从未从未,思考感受与自己不同的人眼中的世界,消费社会对他们的误解,以此开怀一笑。展览让人撞开认知死角,接地气又设身处地地感受主题,我喜欢这个展览。所以说,很多很多的看不惯或者看不懂或者不理解,都不要太纠结。不同罢了,并非不对或不该。
  • 天马星:一部给杀马特文化祛魅的作品,制作上不够精良但足够真诚。拨开杀马特的层层外衣,里面是一个个温柔而坚强的灵魂,农民工子弟留守儿童的经历让他们洞明世事,杀马特造型是他们的反抗也是盔甲。
  • 路米內:去年年初张宜苏来上海,我蹭了一个饭局。吃啊喝啊差不多了,聊大家喜欢什么音乐,张说他很喜欢《我的滑板鞋》,觉得很真诚,还用小音箱放给大家听。然后大家包括我都有点儿不知道该怎么调整表情好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气氛微妙。看这个的时候就懂了,那种真诚。
  • 龙岩ART:这是百万底层青年人想要冲破固有概念,拥抱自由的一次革命。当我们客观去看待杀马特,更多的是感动与叹息。
  • 寒枝雀静:C+/ 前半程还是太规整了,几乎是过分统一的素材分类,由此塑造的也只是一种略老套的身份区隔描绘。只有一些时刻痉挛般的剪辑激活了几乎完全对应的声画关系。但是到第一波杀马特消亡之后言说的声部渐渐变得复杂,空间也向更难以定界的网络开放,身体改造的真假问题等等才进入讨论范域。从而反向地触及了影片中强调的边界设立问题,也让前半程反复涂抹的仿佛自然而然的主体性/自由的冲动变得摇摆可质疑。创作者可能并没有想清楚但已然揭示出来的一个问题是,为什么“自黑”与“杀马特”的对立成立了?为什么这种对立及其产生的绞杀促使杀马特怀旧地说出对“一片净土”的渴望?假如停留于排斥“自黑”所述的行为来定义杀马特,那么使得“自黑”成立的逻辑反而被遮蔽了。而指向这些定界的权力或许有出口,“一片净土”恐怕才真的不会有未来。
  • 中山路井斯塔:其实不是关于杀马特的历史,而是杀马特群体的打工故事。导演的一句话让我印象很深,说问题是左派已经不懂现在的工人的语言了,这部电影就是让他们直接对你们说话,说自己的故事,可能甚至会让你感到不舒服,因为这群人已经是农民工里最有活力的了。放映会还连线了杀马特创始人罗福兴,本人超帅,说很多记者采访他们都只重复一套他们怎么改过自新的故事,非常没意思。据说还给他送了好多本马克思。但是他们的未来并没有什么改观,虽然爱装逼吹牛,也不敢奢谈梦想。看完片子出来感觉北京的夜色格外冰凉。
  • Lillian:Made in China背后的故事。导演抛弃“观看”和“展示”的视角,让杀马特自己讲述自己的故事。在他们诚实质朴,甚至是有点过分天真的自我叙述下牵出城乡矛盾,留守儿童,贫富不均,文化霸权,网络暴力,心理健康等等社会问题。喜欢导演的剪辑方式,隐去自我身份,呈现一个杀马特们的“生存空间”,小宇宙、主流社会外的世界。这是一份尊重,也是一种平等和宽容,而非任何“亚文化”和“非主流”叙述背后折射出的文化强权,或是“搞笑段子”第三者视角下的娱乐消费。ps:导演在一席演讲上说:“关注自己最好的办法其实就是关注社会。只有你对社会观看没有盲点的时候,你才会发现你不是活在《西部世界》的那种岁月静好之中。
  • 圆首的秘书:非常强大的说服力,源于非常系统化的深入调研、梳理和精彩的呈现。李一凡给出的不仅仅是杀马特的精神构造,还有他们在城乡结构和城市阶层中的地位,在整个中国社会、文化和政治中的位置,甚至是他们作为留守子女的前世今生;他们如何在资本主义的威权形式里顽强寻求自我价值,被一种不知名的力量绞杀,在直播时代野蛮复活,又被一股完全知名的力量再度绞杀。他们是巨大齿轮间的沙子,是顽强的底层叛逆者,没有组成工会这种舶来品的自觉,但却把根扎进地道的家族文化血脉。这是一部在美术馆里耽误了的电影,它应该上人民大会堂
  • 水泥:去年的纪录片最佳是《迷航》,今年是这一部。论文撰写的意识弥漫于每一次剪辑,未曾伴随着群体一起度过这段岁月,只能听他们诉说自己的过往,也极大地限制了挖掘社群内部更多细节的可能。And yet,李一凡为这群濒临绝迹的人留下一份见证,是我最喜欢的那种独立纪录片创作理念了。轰隆隆的工厂机器碾过长大后的留守儿童的肉体,他们的信仰依然想要飞过厂区的高墙。观看者或许是他们口中的那些“大学生”、“研究生”,被观看的是他们无处诉说的人生。2020.11.18 广州
  • 喂饭:富士康的宿舍楼绕着镜头旋转,他们的刺猬头绕着铁丝旋转。井底太深,楼房太高,那是他们直立的头发怎么也填补不了的距离
  • 吐司吐的丝:做夸张头发让别人不敢害你,捡甘蔗尾,父亲电话做app密码,八千工资结下来29块,群架不许薅头发,看得五味杂陈。想起08年爸爸在东莞打工,我在那度过暑假。房租便宜,遍地工厂,便宜的西瓜、拖鞋、盗版碟、溜冰场,大街上是随处可见的杀马特,电视里是奥运会激昂的解说声。
  • acaleph:看之前覺得殺馬特是「異類」,看後覺得我和他們如果說真的有區別,也只是高等教育帶來的一點幻覺。留守兒童、城鄉差異、流水線工廠、違法童工、人異化成為機器,富士康的宿舍樓間看不見出路,抵擋和逃離是一種本能。片子的邏輯很清晰,讓他們自己表達,也很自然真誠。更打動我的地方在於,即使「殺馬特」這個詞已經被曲解和消亡,他們依然打心底裡認可和維護曾經相信過的。哪怕非常清楚它的虛幻,但「快樂的感覺是一樣的」。
  • Trevor:根本没法想到外表如此“奇怪”的人,内心是这样的温柔和单纯。杀马特造型是他们对社会对无望的未来对荒谬的生活的反抗。用这种身体改造的方式彰显个性区别于其他人,这群十二三岁就要进场糊口孩子成为了他者。罗福兴是真切感受到那种绝望的,如果进场了,一辈子都是在厂里务工,毫无上升途径,也没有身份认同,所以杀马特应运而生,更是一种苦中作乐圈地自萌,他们根本不想以杀马特的造型改变什么,只是体会到了家友情和所谓的“酷”。他者是可怕的,但是同化他者更可怕。强行同质化杀马特后,并没有任何新出路的出现,于是两个相差甚远的世界在不断重合。在屏幕前观看的他们口中的“大学生”更可怜,在未来和他们一样被生活锤过之后,甚至连一段可供回忆的青春都没有,一点被记录的价值都没有。既然通向加缪的道路被切断了,那也只能逐渐向萨特靠拢了。
  • 犬火:杀马特是一群不满现状的天真人类所做出的最艺术的表达,他们把自由和自我定义顶在头顶,靠最绚丽也最不被人理解的发型辨认同类,组成天南地北跨越地域的新家族,他们为了钱走出乡村,又为了头发放弃纯粹的钱。这实在太浪漫也太感人了
  • 熊阿姨:留守儿童们长大进城,他们没有童年,没有文凭,没有被法律保护的劳动者权益,他们能掌控的只有自己的头发。杀马特发型是乌托邦爱情和兄弟伙的入场券,这跟什么日本视觉系的源流/时尚风潮都没什么关系了。工厂招工禁令切断了他们的生存来源,拥有更多资源的网民殴打了他们的情感,快手的审查捣毁了最后的聚集地,警察让仅有的聚会也变成非法集会,被剥夺的人最后还逃不过被侮辱的命运。
  • 着迹:11.18 广州,作为一部主体见证亚文化覆灭的纪录片有着其特别的历史地位。素材足够丰富,摘选恰到好处;视角足够精致,抛砖引玉。杀马特用他们手中日以继夜组装的 iPhone 、缝制的优衣库与天南地北每一位打工人无声交流,自然包括你我。再往下探究,深不见底。我为自己曾仅以有限的生活经验归纳出的标准而摆出自认高尚的姿态无知鄙视过他们感到羞愧,对不起。
  • 老泰瑞:奇异的发型是他们卑微的铠甲,叛逆的言行是他们孤独的发声。活在这个时代的底层年轻人,物质贫瘠已经足够凄苦,精神再匮乏,自然只有用低成本的另类彼此包装,报团取暖。这样的行为本质上是一场大型的群体互助,它很荒谬,但更多的是折射了“世界工厂”背后的血与泪。
  • 孟浪:基本上是一部论文电影或汇编式纪录片,因为影片在拍摄时杀马特文化已经成为明日黄花,所以李一凡是在大量地调研和摸排之后,对采访口述、打工视频、QQ空间残留印记、快手段子等文本进行了缝合与拼贴,从而以论文影像的修辞性完成了对杀马特这一群体的整塑与评述。围绕着杀马特这些常年被大众和媒体标签化的“异类“或”非主流“,李一凡从他们的年龄、家庭、工作、生活、发型、情感、阶层等多个背景入手,用几十段私人讲述展开了一种自我剖析式的祛魅,进而揭露出了中国当代社会严重的阶层割裂,以及工业文明对弱小个体的剥削和压迫。诚然,影片的前置议题也是建立在猎奇之上,但影片的基调又是温柔且善良的,最重要的是它给那些出镜的杀马特们保留了一个自由表达的窗口,对公共视角的建构无疑是让被拍摄者与观众完成了一场通畅的对话。
  • 路西法尔:按照影片中的回忆,“杀马特”被网络霸凌、污名化在2013年已经非常严重。我还记得当时帝吧、WOW吧充斥着对“杀马特”、“非主流”的歧视性段子。在知网搜索“屌丝”,最早的研究发表于12年,在13至15年间达到巅峰,至少到15年,正规媒体里还有人怒斥这个“低俗”的称号。也就是说,青年亚文化之间的割裂,其实并不是始于一方被主流收编,而是始于非主流中的大多数向主流“看齐”。一方面是承受着打压,一方面通过打压更弱势的群体来转移焦虑,这是我这些年来在不同的亚文化领域里不断看到的景象。
  • 赫恩曼尼:在大众媒体的话语体系中,杀马特等同于低俗、哗众取宠、博人眼球。而本世纪初,在广东一带兴起的杀马特一族,其实绝大部分都是十几岁进厂打工的留守儿童,他们在流水线上出卖体力、感觉不到存在的意义,得不到周围人的认可,日常被孤独、压抑、苦闷填满。于是他们只能通过廉价而又扎眼的发型获得心理上安慰(即:有人关注我、关心我,哪怕是异样的眼光)。这种发型进而发展成一种身份上的认同,工厂流水线上一个个孤独的个体终于有了归属。他们宁肯被辞退、找不到工打、忍饥挨饿、遭人唾弃,也要保留自己的发型。因为只有这样,他们才感觉自己是完整的、自由的、有归属的。至于后来网络直播平台上戴着假发套、装疯卖傻的“杀马特”,早已不是当年这群孤独的人了。这群人最后终被无力穿透的阶层困住,重新坠入千篇一律的生活。
  • 茨:时代美术馆看的。杀马特们也是艺术家,但是留给他们的空间不多了。关键词:反人性的流水线,长大成人的留守儿童,安放在杀马特文化里的青春。印象中有个杀马特说,这样看起来凶一点,没人欺负他。假发,装扮等等,是把他们与流水线机器人区分开来的标志,“家族”的“势力”,则是他们为数不多的慰藉。几个外国观众都哭了,也许他们无法想象那段中国的制造业的亚文化小切片是这样的——从残酷中绽放的花。
  • やま:没想到把我哭的稀里哗啦的… 这是三和大神选择逃避的另一面,我一直没有意识到他们逃避的生活有这么难。一方面为自己的privilege感到特别特别的负罪 — 我们的生活真的就是建立在吃人上的,从吃的到用的都是靠剥削另一部分人来的 — 另一方面也感同身受 — 所有人都不过想在这个世界找到一个有归属感的地方和一些爱,而这些东西又多么奢侈。哎。另外能全程绷住自己ego不做什么价值观输出的纪录片导演太厉害了,佩服,会努力学习。
  • saintdump:在城乡张力的缝隙,创造新的熟人社会,在机械的流水线和软件之间,创造人的再生产。五彩缤纷的长尾,像是孔雀和天堂鸟的求偶,更像是对冷漠工厂的卡通暴动,“工”二代、留守、14岁、外省、劳动法,双倍的匮乏,宣泄为烂漫的狂欢,玩不了别的,只能玩头发,被符号拯救,再向符号献祭,像现代化遗留的长辫,谁忍心剥夺你们仅剩的身体?来吧,溜冰场的化妆舞会,公园的聊到天明,你们的青春像一根感伤的钉子,插进铁做的“主流”,我也爱你杀马特。
  • 袁长庚:哀而不伤乐而不淫,工整真诚而又时刻带着直面惨淡的勇气,偶尔哭常常笑,谢谢一凡导演,我在课上盗放了这么牛逼的作品,真想有机会把放映费补给他。
  • 林西拿:讓這群人端坐在鏡頭前,卸下他們的防備,讓他們自如地、甚至帶著笑容地講述自己的故事,光是做到這一點,就已經功德無量了,因為他做的是「保存時代的面孔」,以及讓這個群體「登堂入室」。
  • 😅:感同身受,我也是一个留守儿童,只是因为运气好能继续往上念书,不然多半也跟他们一样,辍学,外出进厂打工……直到成为一个杀马特。说起来杀马特跟我们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吗?在写字楼罐头里上班跟进工厂打工区别又在哪里?我忽然明白书影音的意义,它们让我暂时地从平庸普通的现实生活中抽离出来,因为它们,我变得不一样了(也许只是一种幻觉,不过虚幻的快乐不是快乐吗?),对我来说,它们就是我的五颜六色的头发,我也是一个杀马特。
  • Enlightening:#HKU线上放映# 继OCN后最打动我的中文纪录片。杀马特是中国的drag queen,贫穷,孤独,苦闷,却又热烈而高傲地活着。用个体生命史、亚文化空间和杀马特文化的兴衰史来管窥剧烈变迁中的城乡中国,劳工、身体、性别等维度均被生动展现。从被杀马特们视为乌托邦的溜冰场和舞池,到13年后杀马特文化的整体失落——一个意味深长的巧合与隐喻,李一凡用丝毫察觉不到凝视感的真诚还原了属于杀马特们的青春记忆,拍摄者在场、叙事的编排痕迹被最大程度地隐去,庞杂的素材剪辑和混音工程又足见后期制作的用心。杀马特们独特的生存哲学和不死的反抗意志,她执意要准备两套婚纱照,“其中必须要有一个杀马特的造型”,是用无比认真和坚定的语气说出的。
  • 北野多多:女孩说,想要拍一套杀马特的婚纱照。“我的人生由我做主才行,哪怕是错的。”改造身体的权利和自由。快手清理社会摇,和2013年清理杀马特,感觉理由如出一辙,一是主流的、正统的、极权的文化对异端文化的排斥,二是害怕由杀马特或社会摇所集结的“家族”组织发展壮大。说到底,流水线这么多年了,工人的生存状况还是没有得以改变,工会的缺席是首当其冲的理由。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影评集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yingpingji.com/21842.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