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纪录片

与中国皇帝的大运河一日游,或曰表面即错觉而深度亦然免费下载及在线观看

与中国皇帝的大运河一日游,或曰表面即错觉而深度亦然

导演: 菲利普·哈斯
编剧: 大卫·霍克尼
主演: 大卫·霍克尼
类型: 纪录片
制片国家/地区: 美国
语言: 英语
上映日期: 1988-03-19(美国)
片长: 46分钟
IMDb链接: tt0164525

下载/观看影视:

与中国皇帝的大运河一日游,或曰表面即错觉而深度亦然剧情简介:


  《康熙南巡图》,这幅著名的中国卷轴画描绘了康熙皇帝在1689年第二次访问他的南方帝国。这幅画是由王翚(1632-1717)和他的助手们创作的。霍克尼将这幅画卷更流畅的空间描绘与后来由徐阳和他的助手——乾隆皇帝南巡(1764-1770)——绘制的画卷《乾隆南巡图》进行了对比。

与中国皇帝的大运河一日游,或曰表面即错觉而深度亦然评价:

  • 大锅小蝈落地盘:30年前的Hockney 一个Wesetern artist的角度比较两幅中国卷轴画和一副西方画的很多观点都很有意思 比如perspective (god is everywhere view point)
  • 丛林宜歌:关于西方焦点透视和中式手卷散点透视移步换景的不同,在巫鸿的《重屏》《空间的美术史》里也有过较全面的解读。大卫·霍克尼以细读《康熙南巡图》为例,对散点透视作出了极高的评价,在比较后期效仿西方技巧画出的《乾隆南巡图》之后,大卫·霍克尼认为《康熙南巡图》是中国绘画中处理时间和空间的最高峰。
  • A-Z:中国卷轴画是把自己当参照物,西方画是把vanishing point(God)当参造物,David Hockney说God无处不在,所以中国前期的表现形式更符合神性一些,但我想这反而让人更加傲慢。整体像看水墨画动画片一样,非常可爱。
  • 彭昊渊:其实跟纪录片无关,算是堂大卫霍克尼的艺术分析课,和陈丹青在讯息与景别中的观点有共通之处。几处思考笔记:1.整幅可多角度观看的康熙南巡图就像个微缩实景2.时间的延展性:通过足够大的信息基数使得不同时间的画面在一张“固定”的画幅上展开了,卷轴画移步换景的观看方式其实某种程度上已不再是“固定”的画幅了3.观看之道决定了艺术的形式,进一步说明之于艺术往往形式才是本质4.painting的静止属性使其更纯粹地象征了艺术运行的模式,内容变成了展示形式的媒介
  • 咸蛋虾米粥:东西方绘画中体现的不同的时间和空间观念。当然还有创作的动机,中国这幅长卷轴画是乾隆皇帝南下巡游后要求画师做的记录,当时没有摄影机拍纪录片,只能用绘画来记录了,所以长卷轴(时间线)细节丰富(散点记录),虽然不符合现实的单一视点透视,但却真实地描绘了江南一带的风土人情,观者也得以漫游式四处观看(散点透视),且让观众自己控制视点、播放的前进或后退。最戳人的还是纪录片的末尾,15世纪意大利画家对灭点透视的发明,让西方人学会了更精确地观测位置,军事技术发展迅猛,进而向全球扩张,而这是中国绘画中不具备的,第二幅长卷轴模仿了西方透视,却失掉了灵性,心情复杂呀。真是落后就要挨打。
  • 抑之:1.想起大友克洋的火药镇;2.卷轴的空间表现确实独特,感觉可以做一个Hidden Folks或者Pilgrims之类的东西出来;3.用雾气fade out转场
  • 小猫驴船长:强调了透视 引导线 故事性的重要 讲的还是不太好理解 应该要达到一定高度才能真的明白并运用到自己画中 啊…好想给K大分享啊 K大一定能说的很好 😭
  • 云kk:以前以为卷轴画就是一个水平 pan 镜头,原来还可以往空间里面走,或者通过云雾制造淡入淡出切换场景…
  • 一所:David Hockney好可爱啊,讲得很生动。“surface is illusion so as depth” 中国卷轴画平行透视背后的小面积大空间,反而比西方以景物建筑为主体的两点透视更能刻画和重现宏大场景。去掉视觉中心铺陈开来后,步移景异的画法构建了一种时空奇妙共存的视角去记录民生。好想去亲眼看原画,怎样的卷轴画都可以,应该会像沉浸在影片或游记里一样看很久。另外原来透视里灭点的出现,与大炮发明时三角分析法有关,艺术与科学果然是文明发展并驾齐驱的两只脚。桥那边讲到的建筑几个面大小的问题,让我想起论文里看到的介画法
  • zokie:太棒了!像看电影一样看了康熙南巡图(尽管这也被摄像机限制了view),欣赏到移步换景的中国卷轴画巅峰。与乾隆南巡图相比,这幅画最大不同在于没有观察者视点与消失点链接的限制,即”vanishing point“无处不在,反而彰显了神性与秩序性。精准的”消失点“的出现与军事科技有关:西方透视法的发生是随着15c西方大炮等武器科技的发展,人的空间观察方式发生变化,进而,被西方这一视点影响的乾隆时代也是中国帝国衰落的时代。
  • 甦醒 Nostalgia:大卫霍尼克讲解康熙南巡图,讲解的很生动,移步换景,像电影摄像机一样带着观众欣赏卷轴画。有比这还好的美术课吗。最后还提到了灭点、大炮的发明和清的衰败,真的很有意思。
  • Lostpast:1、绘画的方式与人的认知方式很有关系,这么看来乾隆时代的画家更讲究整齐划一,更在意“政治正确”,而很少去表现具体的个性化的私密的个人,这是为何?讲述者认为是失去了好奇心,表现了帝国的衰落。我倒觉得,可能和孙子辈的画家比爷爷辈,有个更没有创作宽松的环境吧。2.画家对灭点技巧的发明和军事技术的关联,因为能够更准确的描绘远处物体的方位吧,这个就太有意思了。事物常以一种想不到的方式,互相关联。
  • 农夫渔夫:来自1988年的纪录片
    绝对独特的想法1)画中不同视角的景物2)西方画中灭点VS中国轴卷画的广角延伸出西方军事发明出大炮精准度和中国的逐渐没落。
  • 希声:【1】共计四幅画,《康熙南巡图》最佳。【2】横向比较,王翚《康熙南巡图》(散点透视)与卡纳莱托《圣马可广场》/摄影机的镜头(焦点透视)。纵向比较,王翚《康熙南巡图》(散点透视)与徐杨《乾隆南巡图》(焦点透视)。【3】前者,无限界(俯视画面)与有限界(进入画面)。云雾的穿越。【4】后者,文化的没落。
  • 柏林苍穹下:与英国画家大卫·霍尼克宅在家里,于中国画卷上游览京杭大运河。四十六分钟高清中字在线: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56394027 。
  • 梅子:好棒,也感到不解,南巡图彰显的的确是康熙统治下百姓的安居乐业,但即便是作为官方艺术,也一点没有丢掉生动的趣味性和可爱的人性。尤其对比今天来看真的非常迷惑。视点的无所不在性和自由选择性,在一个平面上穿梭于时间和空间,太有启发了,自由、流动的感知!
  • DramaMoods2000:The perspective help us interpret and understand what the story is talking about.
  • 热带素描:The lines do not converge & God is everywhere because space is infinite.
  • 敬亭山一层楼:Hockney在卡纳莱托前看王翬。虽然为了对比出徐阳那幅的僵硬,Hockney用时间感这样的描述来引申王翬笔下人物衣袖笔法,在我听来是nonsense,但是最后五分钟还是有些启发。卡纳莱托与王翬与徐阳的两两对比,提及15世纪意大利画家对灭点的发现与军事科技之间的联系(大炮的精确度,三角测量法),最终将落点拖进中华帝国的由盛转衰,这个结语还是点亮了平平的前部。
  • 浙一Joah:霍克尼多次谈到了中国传统画中两个特点,一个是-多视点,董其昌说过,“山行时见奇树,需四面取之”,石涛说过,“搜尽奇峰打草稿”,多时空呈现的图景,是固定视点的画幅不能容纳的。第二个是-高视高,霍克尼在片子里说到,“像直升机的视角”,沈括说过:“折高折远。”山水画中,画面中的高处就是场景的远处,“如人见假山”,“远视距”,要以大观小,把高山大川看做假山盆景,用这样高视高的“微俯视”透视法,所以能够一览无余。总之,这些手法都和中国人一直以来的喜好有关,大众总是喜欢内容丰富、情节清楚、刻画细致、结局完美的作品,比如百鸟朝凤、百花齐放、一百单八将、三打祝家庄等等多人物,多时空的事件和题材。艺术家搜集多时空的素材导致了多视点,再用高视高才能将巨量信息统一打包呈现,这个康熙南巡事件更是必须这样处理。/ 7.7
  • 谦卑不醉:由于媒材(卷轴画)可任意框定观画的尺寸;又因多点透视而移步换景。长手卷形式所限观画须私密而非公开悬挂。
    霍克尼的讲解很有趣,一个很好“他者之见”。霍克尼的观画体验也影响到后来他自己的作品。他曾反复阐述的一观点:“有人说意大利的绘画是从一个窗子向外看,但我要问:你在哪儿?你在屋子里面。中国风景画的视角要大得多,你可以走出去,在其中穿行,对我来说这是更好的想法。窗户是摄影,我认为现在是时候打破窗户了,我已经开始这么做了。”
  • Scarlett S:2019.04 B站。读完《重屏》中对手卷形式的解读来看霍克尼带着阅读手卷。最后他把重点放在了画的透视和视角上,与传统西方绘画相比,这的确是个有趣的地方,以后看画要注意。
  • 悉达多:大卫的卫衣真好看呐,和卷轴画里人物的着装一个色系,甚至和里面一个小孩子穿得一样呢。讲得也好,真是一个谦逊又可爱的人!喜欢这种娓娓道来的干货。
  • 十万:vanishing point的发明 as infinity as god and和大炮精确度的关系
  • saintdump:霍克尼对镜头非常敏感,开篇就明确屏幕是第三幅画,东西方的焦点透视-窗框和散点旷观-长卷,被视为摄影机的两种属性,事实上这个节目正是利用了镜头的景框,像导游一样指导你深入景观的细节,从女乞丐的狗,到越过马去看的官员,平面中创造出了时间感。霍克尼对透视关系的讲解也很有趣,vanishing point-god-三角测量,人与神的距离与对客观世界的测定勾连起来,世界的真实决定于捕捉的瞬间,而中国的美学,似乎没有预先决定的世界,我们在想象中寻找和体验真实。还需要读巫鸿的书。
  • 耐心等待小太阳:绝妙的音乐、呈现方式和讲解!中国画中处理空间和人关系时遇到的问题——空间大、人口多,正契合中国政府(考虑到这是皇帝的御用画师为皇帝所画)在社会治理中要遇到的问题。画家“全景式”、去透视法(而更humane更灵活的的透视和描绘)的“技法(technique)”,也映射了中国社会治理术的自洽。
  • 阿莉’:沿运河而行,观市井百态,王翚等人所绘卷轴画作《康熙南巡图》“无锡至苏州”卷独立与西方绘画的独特时空序列,不同于屏幕画框内开启的窗口视点,卷轴画之天然无边界,犹如今镜头之升降横移,如行云流水般徐徐推进,观卷轴画,便身在画中,踏上一座桥,视野望向前街深巷,穿过一片迷雾,与舟上共饮。移步换景,情随景迁,途经所见都焕发出动感与生机,时间在空间布局中拉长缩短,驾一叶扁舟,在画中神游。
  • DQ:句句醍醐灌顶,一席话,十年书。摄像机随着霍克尼的手指穿梭在徐徐展开的卷轴上,名副其实的“指点”江山。以南巡图和canaletto的画作为例比较中西方观看方式的差异,最后延伸到绘画(文艺复兴的透视法)和军事技术(火炮瞄准的三角测量法)的结构性联系。
  • SickRose:將《康熙南巡圖》《乾隆南巡圖》和一幅西方繪畫作品放在一起對比。中國卷軸畫的確是全世界獨一無二的玄妙,全方位多視角,人物景物栩栩如生,慢慢展開仿佛在放一部電影,這種意趣堪稱極致
  • 格林童话:霍克尼是真的推崇中国古代绘画技法,隐秘的知识里也是如此,同时我也惊叹于风俗画中对空间时间的表达~最后霍克尼对清朝衰败与绘画技法中灭点的发明有关联,也是耳目一新的角度~
  • Orono:好有趣!如果比喻第一幅卷轴是小说,可以从任何一个地方开始,并纵览全局(你知道它有一个主题);灭点式透视则描绘现实,对第二幅卷轴片段的展示只让人看到了皇帝的巡视而与民间生活无关,更多是从讲解中得知了它与西方透视法的关系。第一幅卷轴似乎山水才是主角,人物后期填上形成一个人间的故事,时而近距离细细描绘,时而是云雾是远山暗影,看去竟也和谐。片子提供了看画新启发!原来角度也艺术,期待观赏原作。
  • 梅㞲:展览时站着一气看完的,细读挺有意思,尤其是找出灭点的冲突。属于艺术在别处那种感觉吧,所谓散点透视,在我们看来是落后,在霍克尼看来却是先进,如此错位还存在于他对康熙南巡图和乾隆南巡的对比、乾隆时候吸收单点透视被认为是思想停滞、卷轴中人物的刻板和重复被认为是生动等等
  • lucky:看完之后在想两个问题:1.作为官方历史叙述的艺术作品在当代应该从哪种角度去欣赏,如何对其真实性作出判断、是否应该夹杂过多的政治讨论? 2.片名“or surface is illusion but so is depth”想要表达的意思:以我个人理解来看,surface所指为中国传统绘画的散点透视使画面显得扁平没有明显的远近关系,并非是”真实”(假设可以排除关于政治目的讨论)的表现方式,可以说是一种illusion;而depth所指为西方绘画的两点透视使画面呈现出景深,从而更贴近于肉眼所见的事物关系,但同时它又是画家为观众预先构筑出的画面并不能显现事件的全貌,因此也可说是一种illusion。不过大卫的解读显然倾向于说,前者虽然用一种非写实的画法,表现出的场景反而更贴近”真实”的生活状态。
  • 已注销人士暗蓝:画面元素的互洽,反映的是技法的登峰造极,更是心态与现实上的平衡。衰落,自画面上的皇帝比谁都“大”开始;自画师看不到后巷,观赏者亦是如此开始。
  • 泥巴:简单透彻蓦然回首!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56394027 。
  • 竹淡刻骨:B站有资源,康熙南巡图太丰富太生动了,仔细看每个人的动作神态都有所区别。David Hockney自己的画肯定也受散点透视的启发。羡慕他能凑这么近看全画,还能用手摸??要不是Hockney指出那些地方的透视的不统一性,我丝毫感觉不到有什么问题,一点都不别扭,觉得很自然——这大概是我画的透视老有问题的原因,压根没变成本能。配乐超可爱,看到康熙本人的时候还“叮”一下。据说画了无锡和苏州,但完全没认出来哪段是无锡城。
  • fushia:看的时候一直在想,从古至今人对于权力的渴望以及获得权力之后展示出来的样貌,或许并无太大差异。古有《康熙南巡图》,今有人日大字报。但几百年前受官方委托的画家起码能够把笔触探到后巷的寻常百姓家,而今那些警察驻扎的房间,那些手抄的领导到访剧本,那些“假的,都是假的的呼号”,那些尸骨未寒就要被迫唱赞歌的人们都被隐藏、被忽视、都成为这太平盛世这大国战疫中不和谐的音符。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影评集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yingpingji.com/20924.html
返回顶部